打造未來數位十大建設

Aug-24-2020

文/陳孝昌博士 PhD. Edison Chen

數位經濟的本質建立在資通訊化,是由電腦與網路等生產工具的革命所引起的工業經濟轉向資訊經濟的一種社會經濟過程。資訊網絡技術加速創新,以數位知識和資訊作為關鍵生產要素引發在2000後舉世蓬勃的發展,它們以不同的面貌呈現,新商模 新技術、新業態、層出不窮,成為「後國際金融危機」時由美國帶動經濟復蘇的新引擎,德國所提出的工業4.0亦是為數位經濟的突出應用,當前已經有上百個國家和地區相繼啟動新時代發展政策與大數據戰略規劃,全球各國數字經濟得到長足的發展,成為國家競爭力增長的重要舉措。

具體說來,馬英九實期所推動的三業四化、蔡英文總統所推動的亞洲矽谷都是數位經濟的一種經濟體現。特別在林全內閣時期,就通過了《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2017年-2025年)》,並計劃自2017年的110億,逐年增至200億新台幣的預算規模,也就是9年1,700億來推動國家未來產業、社會發展的主要依歸。

然而比較於其他地區及國家,台灣的數位化還在從叉路龜速進入主賽道。《中國數位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2019年)》顯示,2018年,中國數位經濟規模達到人民幣31.3兆元,年增20.9%。電子商務、行動支付、共享經濟等都是組成大陸數位經濟所形成的新產業。新業態改變人們的生活,也快速地影響中國的就業格局和勞動力供需。雖然從P2P,從共享經濟,無人商店上,中國一直無實際的獲利商業模式,倒閉潮從未間斷,但也從不斷的跌倒,犯錯中找到中國該行的數位經濟模式。

數位化帶來的創造性變革將發生在世界每一個角落,台灣必須及時跟上,否則一掉隊,就再沒機會。那台灣目前做得好不好呢?我們以兩份報告來評估。Gartner在2014年6月提出數位企業發展路徑圖(Digital Business Development Path)概念,來衡量企業數位化的階段目標與特徵,Gartner數位企業發展路徑圖,如圖一所示,分為三期六個階段。三期分別為網路之前(Before the Web)、在各方面力量連結之前(Before the Nexus of Forces)、在各方面力量連結之後(After the Nexus of Forces)。

三期六個階段分別為:

第一期 網路之前(Before the Web)

第一階段:類比(Analog)由人力處理進展到電腦處理;

第二階段:聯網(Web),打始上互聯網交流;

第二期 Before the Nexus of Forces

第三階段:電子商務(E-Business),利用互聯網做業務;

第四階段:數位行銷(Digital Marketing),藉由電子商務與社群媒體分析的數據,服務客戶;

第三期 After the Nexus of Forces

第五階段:數位企業(Digital Business)、業務拓展至物聯網,使用3D/VR等技術擴大市場

第六階段:自動功能(Autonomous),進入到人工智能,機器人等自動化技術管理成本或拓展業務。

第二期和第三期最大的差異,在於客戶的重新定義(Customer or Potential Customer)。傳統客戶的定義將被打破,智能感測器、智能機械、機器人、智能車等將是需要被服務的新客戶標的(New Customers)。 就Oracle Techchange 在2017年的調查,台灣的企業還有42%產業的數位化處於第一階段,高達77%還未跨越第三階段。

另外在整體效能上,中國的『國家數字競爭力指數研究報告(2019)』指出,

  1. 2018年台灣的數位競爭力排在全世界第22位,在亞洲排在中國(2)、韓國(3)、新加坡(4)、日本(5)及香港(21)之後;
  2. 台灣得分99剛好跨過領跑者分數線72分(領跑者,加速者,起步者);
  3. 其中排名置後的是核心基礎的網路安全,數位經濟發展落入中段班(60名後),以政府效能的數位民生福務及管理,則排名40名後,不過數位趨動創新則高達第三名(美國、韓國)。

由這份報告分析,

  1. 最吊詭的地方是台灣有世界最好的研發動能和人才,但在數位經濟(經濟規摩、電商、金融)上的表現確是非常的落後;
  2. 對政府效能直接相關的提升民生福祉和政府服務管理能力,只有加速者的實力;
  3. 數位經濟所依存至深的網絡安全,及基本技術有被忽視。

數位經濟無庸致疑是國家競爭力的展現,一個大型且需要長期推動方能行成效用的戰略。這是一個系統化的工程,是一個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超級發動器,誰的能力強,就能影響國際,取得話語權。

台灣的人才及數位基礎絕對有實力進入頭部國家(排名前十名),但以目前中華民國的規劃和執行力,都不足以讓台灣重回科技島的榮躍。於此我們提出十大數位經濟的規劃和願景。

其先行條件就是「成立行政院數位部會」負責統籌及執行。因為要有效力行數位經濟,一定要上位到行政院,直接匯報給行政院長。負責單位的主事人,不必受公務人員法規的束縳,才能提高執行的效能; 並成立專案管理辦公室(PMO),強化執行的落地性。十大數位經濟是結構在”國家安全、人民有錢、美好社會”的願景下所推行出讓人民有感的必要條件下,所推出的國家競爭力戰略:

一、落實數位經濟基礎建設

  1. 數位基礎建設(網絡及通信設施、終端設備)、
  2. 數位普化程度(4G、5G、頻寬及網絡),
  3. 數位資源普及(通信用戶、頻寬用戶、資訊成本),
  4. 數位整體環境(政策、法令、和市場環境)。

二、投資數位經濟基礎科學

利用台灣高素質的教育基礎及職業道德高的人才,政府早期投資下列基礎科學研究,

  1. 網路安全(hyper security)-加密技術;
  2. AI、5G,矽光,量子計算、區塊鏈演算
  3. 數據中心(IDC)一體化能力

三、建構數位經濟有感服務: 包括

  1. 數位政府(安防,政務);
  2. 數位感知生態(政府對企業、公民、社會)-個人(托幼,扶中、養老),社會(智慧城市-醫療、教育、交通),企業(融資、技術、人才)。
  3. 數位國際貿易- 用數位化思維和技術,行銷國際,使得全世界投資台灣; 資源、人才進得來,聲譽聽得到,商品賣得地球的每個角落。
  4.  

四、造就數位經濟創新人才

  1. 開拓國際數位經濟人才的交流,進而到台灣入職服務,並大幅度將人員送到領先國家學習;
  2. 數位創新創業產出(實驗室到公司IPO一條龍服務)的成功率,帶動人才有意願加入這領域;
  3. 數位人才工程的接力打造(四階段,K12建立思辯,大學-將實境帶入課堂,職場新人快速上手,青人年職場再造)
  4.  

五、力行數位行政效能監督

  1. 數位監督管理: 共創共育共享平台(政府做事,人民建議及監督);
  2. 數位公民參與: 人民參與公投,人民對國政、市政建議;
  3. 數位公民共享: 將個人需求上雲端,有能力者提供服務;
  4.  

六、AI數位多媒體信用稽徵

第四權的影響力,在數位時代日益加深,但人民對於新聞的真實辦別力,也因科技做假的能力提升,而日漸衰減。應用AI人工智能+政府介入的信用稽徵,使得人民有能力在最少的資源投入後,提高對媒體的信任度;

七、加速擴展金融科技開放

金融科技和電商是數位經濟的第一環,金流未開則商業等待,無論是支付,銀行、保險、証卷及量化金融,活化第二產業的流動,才能穩定第一產業的軍心,快速發展數位企業及數位公民。

八、普及企業數位達陣能力

在Gartner的報告預言,到2020年時,將有75%的企業已經是數位企業或是正準備成為數位企業,以目前台灣的進展速度,可以連30%都不到。因為台灣企業的「保守」,企業經營者對數位設備的投資態度相對消極。主要原因是一、本業毛利率低,大大壓抑了數位設備的投資。二、企業主對數位發展策略基本認識不夠,魄力不足。政府要

  1. 加大化對中小企在數位企業的補助和課稅減免;
  2. 成立金融供應鏈平台,讓供應鏈互助,企業透明化,資金流動投資數位;
九、活化數位經濟投資力道
  1. 投入數位經濟基金(政府設立前導基金,企業及外資跟隨,重金及環境吸引國際人才及國人共同建立數位經濟落地)
  2. 台灣電力便宜,基礎人才充沛,可以和國際合作,大量成立數據中心,數據中心是數位經濟的源頭工業,源頭工業可以帶動相關生態產業的動能

十、打造數位科技金獨角獸

創新一定要有頭部公司帶風向樹風氣,創業一定要有獨角獸立標杆做榜樣。以台灣的內需市場,養不了以市場為基礎的商業創新獨角獸,但可以養成科技獨角獸,但國內的商業環境一向是群雄並起,各自爬山,結果到最後就是為了生存各自扯後腿。政府在形成新數位產業的早期應該切入輔導,做資源分配。

在十大數位經濟建設的同時,應用端的使用,是讓使用者最有感的,應用面應以台灣有強基礎的研發來發動有感,包括數位醫療、數位長照、數位監管(如區塊鏈)、數位行銷(以大數據做到精準行銷)、及數位教育等等,以實際國民需求來帶動新一波數位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