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素養教育的啟動談Z世代的機會及挑戰

Oct-05-2020
文/陳朔晏(安思創扶創辦人,前任建中家長會會長)

今年72屆建中畢業典禮,很榮幸請到衛福部陳時中部長與會勉勵,陳部長提到:「建中人在各行各業都有傑出表現,對國家社會的貢獻最多。」部長期勉畢業生更加努力,有朝一日能夠為人類解決重大問題。

是的!現今的全球人類世界面臨了許多重大的挑戰。這些挑戰都是調適性問題(Adpative Questions),人類需要進步學習並探索解決之道,無法用過往的思維及經驗來找出方法。聯合國在今年2020年提出千禧專案(The Millennium Project圖一),提出在2050年前要解決的全球挑戰。這十五個重大挑戰影響到地球上人類最基本的生存,而其中第九點:「如何透過教育使人類變得更睿智、有知識,足以應對其全球挑戰?」為這些全球性的議題提供人類一個解決方向:教育。(圖一)

圖一
圖一

什麼樣的教育體制可以達到期待的效果呢?許多國家的專家學者構思出不同方案,最後得到一個結論:「素養教育」 (圖二)。什麼是「素養教育」(Competencies)?是從能力、態度、知識三方面,培養孩子解決問題的素養。台灣在2019年開始實行108課綱,正式把台灣教育體制推進到素養教育。要走到這一步,台灣人已經花了二十多年。但是改革的同時,環境的改變是不會停止的。這裡我們也稍微探討一下幾點環境的改變對教育的影響。

圖二
圖二

首先改變一定是動態的。早在上個世紀七零年代,全球性的挑戰已然產生。有時候是因,有時是果,端看觀察者的覺知及洞察能力。筆者認為下面三點是有直接感受的:

第一、全球化浪潮

第二、開放社會

第三、數位擴散

全球化浪潮驅使人才需求多元化

全球化帶來的新興市場崛起,新興市場國家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全球供應鏈,其中亞洲四小龍為首波。因應這樣的變化,台灣原本的制式化、標準化、強調記憶的教育模式順利培養出一批批一致性的人才,他們擅長解決已知的技術性問題,使命必達。這樣的競爭優勢,在中國循同樣的軌道上來後逐漸消失利基,而中國可以培養出大量的同質性人才(這裡指的是能力)。全球化的衝擊來得很快,以經濟議題為例,從過去大量的、標準化的製造與服務作業程序,演變至今以科技(如AI及生技)主導的全球經濟成長,過去的標準化教育體系已不足以因應。因此許多國家特別是先進經濟體,才會都以美國及OEDC提出來的未來教育構想作為教育改革的方向。

開放社會改變教育態度

其次是社會風氣的改變。民主化後,威權體制瓦解,人心有了非常大的變化。在教育層面,學校的治理模式、校長及師長權威、家長的參與及學生的自主性都有非常大的改變。學生的想法及自主意志大爆發,廢制服、廢朝會、爭取儀容自主權等等訴求紛紛出籠。過往不考聯考的小子這樣離經叛道的事情,現在不升學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已經變成社會支持鼓勵的事情。同樣的,人心的變化是很快的,慢節奏的教育工作一樣追趕的喘吁吁。

數位擴散的影響

對於數位擴散的速度遠超過預期,特別是近來疫情發生,看到許多家庭及學校忙著準備因應,更加凸顯數位化的重要性。數位擴散的影響,在越新的世代越加顯著,X與Y世代是生長在個人電腦的時代,而新的Z世代則是人手一手機,許多知識的攫取、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吃喝玩樂無一不依靠Internet,而且是行動化的「隨需隨取」。

前述舉了三個改變因子,當然還有許多因子,環境改變是持續進行的,而人的改變也是動態持續的,所有世代都收到衝擊。但相較於嬰兒潮及X世代,千禧世代(Y世代)得直面這些衝擊,而他們準備的時間就只有在學校,所以台灣的教育改革,自1996年啟動教育改革後,已經進行了多次的課綱調整,這些調整都是為了回應外在環境的挑戰以及重塑人才競爭力。經過幾次調整,逐步地趕上環境的改變的節奏,中間Y世代是很辛苦的一代,但在一個階段性後,希望能夠逐步培養出以『素養』為核心的新世代人才。這一代的核心能力期待是具備了:
第一、創造力

第二、同理心

第三、國際觀


這些能力會在Z世代產生力量。圖三簡述了Z世代的面貌。這個世代沒有數位落差,嚴格來說是人類完成階段性演化的一代,可以說是成為未來人類有可能的一個世代。他們是有機會去解決全球挑戰的一個世代,期待這群Z世代發揮精神,不懼危難、直面挑戰,堅持到底!

圖三
圖三

最後,教育是形塑一個國家社會樣貌的手段,影響是動態的,而人的發展也是動態的,粗略的以世代劃分只是讓人們容易理解,中間還是有許多重疊的,模糊的及可延續的地方,筆者僅就一位家長身份的貼身觀察來談談關於台灣的現象及未來,希望能有所助益,還請各位先進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