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半導體產業典範轉移驅動通路變革

May-21-2020

文/陳孝昌博士 PhD. Edison Chen

在半導體的發展歷史,發生過兩次由技術變革啟動的典範轉移,第一次是電晶體的真空管被半導體晶片取代,讓Intel的墨爾定律,雄霸市場直至二十世紀末;第二次則是智慧手機橫空出世,ARM晶片挾手機普及的優勢,取代PC晶片霸主Intel。第三次預估在2020年,矽電半導體遭遇3奈米的原子極限,而矽光的發展從此一躍崛起。


就商業經營模式而言,半導體產業也經歷過一次典範轉移 — 從垂直整合模式(IDM),轉至專業的晶圓代工製造(IC foundry)。台積電在1987年開創的晶片代工模式,通過不斷提升製程與產能技術,造就晶圓代工的典範,台積電的估值到達歷史新高的8.8兆台幣。


我想要問:未來半導體的商業模式革命有可能再發生嗎?答案是Yes,市場的驅動力正蠢蠢欲動,隨時可能一觸而發。


在2019 年初,由於市場預測半導體市場將供過於求,造成通路庫存激增,衝擊整個市場的供需,使許多市場調查與投資機構紛紛看淡半導體產業表現,同時預期全球半導體產業週期性低潮尚未完全落底,將 2019 年半導體產值的原預估成長率從 -1%,下修到 - 5%,到十月份持續下修到 -13%。其原因是看弱智慧手機市場、中美貿易大戰不確定性,再加上新的應用市場,如IOT物聯網、車用等IC市場需求的尚未銜接上。而TI(德州儀器),這家以商業及技術創新聞名的老字號半導體公司,因此開了第一槍。


2019年10月4日,TI宣布收回美系IC代理商Avnet的代理權,10月7日則進一步宣佈雙雙終止與世平(大聯大)、文曄的經銷合作,目前僅剩下美系代理商Arrow還握有TI的代理。雖然中止日期是在2020年12月31日,但以2018財年度來看,TI產品約佔Avnet約10%的營收比重,佔大聯大則是11.28%,佔文曄年佔比約2成左右,已看得出會嚴重影響這些公司的績效營運了。


為什麼TI這麼做呢?除了考量半導體市場的持續低迷,同時也思索著如何提升利潤。隨著貿易戰延伸出來的在地生產、保護主義問題,半導體分銷行業將迎來觀念上的大革命。什麼革命呢?簡單來說供應鏈將轉為生態鏈的革命,過去的合作夥伴可能是未來的競爭對手,筆者分析將會有以下三個變化: 第一、半導體的原廠欲掌握終端客戶的數據,並提供服務。 以手機為例來解釋,手機品牌商原先主要靠電信運營商、通路商銷售手機。後來的品牌商開始經營垂直電商,自己經營終端客戶,像是小米手機,透過自己的社群行銷與電商來銷售,幾乎不靠實體店面。隨著TI自建的銷售網絡越來越完善,再結合技術與產品為基礎,會將客戶和市場緊密掌握在自身手中,好處是不但掌握終端客戶的一線需求,直銷也能增加獲利空間。 只是半導體原廠的終端客戶是企業,不是消費者。要如何提供增值服務給挑東撿西的大客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結合電商、AI、全面大數據整合後,才有可能由原廠來做好服務,這可能還需要2-5年的時間,一旦成功,就會驅動其他半導體原廠的跟風潮。 而原廠透過直銷模式改變生態鏈,則會驅動代理商,為了生存,啟開商業模式的輪動,由訊息化帶起的平台革命。


第二、代理商將提供增值服務給原先的競爭企業。 代理商經營的基本要素 — 倉儲、物流,以及系統和資金,甚至人才,如何進一步提高這五方面的能力,來加速四方效率,第四方就是原先的競爭對手,將是代理商未來的競爭力。 舉個案例,中國最大的快遞公司順豐,旗下有個子公司叫蜂巢。峰巢是一個提供快遞公司、電商物流使用的24小時自助開放的快遞櫃服務,擺放在中國小區**的大門外。快遞業者將快遞件放入快遞櫃,再發送短信通知收件者領件。據說順豐本身不採用蜂巢服務,依然維持送貨進小區,和收貨人直接交貨的服務。成立蜂巢提供快遞櫃服務給其他競爭者,有著弱化他們做終端增值服務的考量,是順豐的真正戰略目的。(**註:小區是中國特殊的社區模式,是獨立的住宅群體,除居民外不對外開放。) 大聯大目前也提供自動倉儲服務給他們的競爭對手,一來他們的競爭對手需要、但無力建置自動倉儲系統在其大型客戶的工廠旁;二來大聯大的倉庫也不會永遠滿倉,如果可以提供物流和倉儲的服務給他們的競爭對手,只要夠專業,風控又做得好,一定是個雙贏的商業模式。有人稱大聯大的方式為「倉儲代工」,同樣的方式在資金和人才上,皆有可能產生新的生態服務出來。 肇因於原廠開始進行直銷模式,加上零件通路的利潤越來越薄,在IC 通路一定被迫會進行新一輪的大者恒大,小者消失的產業生態變化。


第三、代理商的策盟和併購將會是常態。 直銷模式會迫使代理商持續升級客戶服務,此外會更專注開發新興的晶片原廠,如車用、物聯網晶片的IC 設計公司。併購將會是常態,如近日亞洲第一大的IC通路商大聯大宣佈將以每股新台幣45.8元,公開收購第二大的文曄科技最高30%股權。 大聯大聲稱此舉是單純的財務操作,是雪中送炭,而文曄則反駁這是經營權的惡意併購,因為第二大股東(全體董監事)只佔文曄的7.4%股權,再加上即便大聯大之前的整合雖是你情我願,但事後的人事精簡則是事實,也因此加深的職員對大聯大「奇襲」的不信賴。此是後話。 這是一波的攻防,各有道理,不過有一市場數據,可以說明箇中道理。大聯大及文曄在電子產業傳統旺季效應的帶動下,第三季度營收雙雙走高。其中,大聯大第三季營收較上季增長9%,文曄單季營收更創下歷史新高。文曄前三季累計合併營收約2,384億元,與去年同期相較年增率約達27%。這麼好的數據從股價來看,兩家公司並沒有因為第三季度財報亮眼而股價大漲,文曄的股價從10月7日,TI公告之後,一路下滑,直到11月13日大聯大以佈以45元收購才單日回升到42元,這也正說明瞭市場對此事的態度。其間,文曄雖聲明經過精算公司合理股價在50.48~53.68 元,且手中擁有現金64.2億,卻未見強力捍衛經營權,且對股價長期偏低沒進行任何動作。


面對Avnet和Arrow全世界兩大通路商對亞洲市場的步步進逼,半導體原廠的直銷模式,及中國市場崛起所培養的中國代理商。台灣代理商為增加自己的話語權,恐怕併購或成立控股是條不得不為之的選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