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

Nov-04-2020

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
The Global Startup Ecosystem Report 2020 (GSER 2020)
Startup Genome是國際的新創研究諮詢單位,每年都會針對新創生態系出版全球性報告。以下摘要新一期的「全球新創生態系報告2020」重點。這份報告是與全球300地區、100多個國家的合作單位進行的研究,研究期間為2017-2019年。賦能快讀小編幫您整理關鍵摘要:
賦能快讀小編群編譯

1.科技經濟民主化
在前一個十年關鍵技術集中在少數科技鉅子手中,產生數個「獨角獸」新創,如谷歌、臉書等,而今獨角獸不再罕見。過去在四個主要的新創生態系產生四隻獨角獸,而今全世界已有超過80 個生態系出現,分別正孕育上億美金的獨角獸。

生態圈中有估值十億美元新創的數量(獨角獸或出場),2013-2019

2.美國新創生態系作為活躍
Startup Genome以績效(Performance)、融資(Funding)、市場達成(Market Reach)、連接度(Connectedness)、人才(Talent)、知識(Knowledge)六項指標綜合選出前30大新創生態系代表城市,前十名是矽谷、紐約、倫敦、北京、波士頓、台拉維夫-耶路撒冷、洛杉磯、上海、西雅圖與斯德哥爾摩。美國依舊擁有最活躍的新創生態系。

3.亞洲太平洋地區新創生態系崛起 - 與之前相比,亞洲城市有急起直追的趨勢,如東京(#15)、首爾(#20)、深圳(#22)、杭州(#28)、孟買、雅加達等等,佔到整體生態系30%

各洲新創生態系占全球新創生態的百分比

亞洲新創生態系特色:

  1. 首爾與東京已擠身全球前30大新創生態系,很大部分歸功於對研發的投資。以首爾為例,未來將繼續投資16億美元在相關工作中;
  2. 墨爾本在新興生態系中表現出色,雖還不及雪梨的表現,但在某些關鍵指標開始迎頭趕上,墨爾本已擁有兩隻獨角獸:Airwallex與Judo Capital;
  3. 中國大陸從2017年的2個城市,到2019年已有四個城市(北京、上海、深圳與杭州)進入全球前30大新創生態系。其中深圳致力於機器人與先進製造(硬體),而杭州則是阿里巴巴的故鄉。(編者:過去中國大陸內地說“北上廣深”,現在已變成“北上杭深”,深圳與杭州在新創這塊,有超越上海的趨勢。)
  4. 印度有德里與班加羅爾進入新創生態系城市(編者:班加羅爾過去就有印度矽谷的美稱);
  5. 新加坡與香港依舊表現出色,但更多的亞洲城市與之角逐。

4.無預警的黑天鵝:COVID-19對新創影響至深且鉅
COVID-19的影響是毀滅性的,對新創公司來說來自兩方面:資金取得與市場需求。以資金來說,目前的平均每10家新創就有4家處於“紅色警戒”,這表示資金運作不超過三個月,COVID-19將使得許多的新創團隊在這一波關門大吉。而進入A輪新創,則有35%新創公司擁有六月個以下的資金。若把B輪(或者更後面階段)募資需要的時間考量進去,將令人頗為擔憂。其次是,哪怕已簽訂投資條款的新創,也面臨融資被取消的窘境。有18%投資者取消了一輪融資,54%延後融資時程。
第二、市場需求。對新創來說,這是更為巨大的打擊,疫情的爆發影響了市場的需求與購買意願。其中有72%新創收入下滑,有40%公司收入甚至下滑40%以上,只有12%公司持續增長。

不同行業的新創受疫情影響收益的比例

收益下滑導致新創不得不做成本控制,60%都展開了裁員或減薪計劃。而裁員的影響更深,關鍵人才如研發與市場營銷轉而投向大公司,或前往更多機會得大生態系去發展。雖然裁員與減薪目前看來只對新創生態系發生影響,長期而言對國家與社會的經濟發展都會產生長遠的影響。

結語:科技經濟對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復甦至關重要
雖然COVID-19引發嚴重的新創危機,但數位與科技將會是後疫情時代,驅動經濟成長最重要力量。正如英國金融時報所呼籲,政府此刻需採取有力行動,對新創進行紓困,保留其能量,等待經濟回復常態時刻。讓生態系政策(Ecosystem Policy)成為產業政策的重要一環,等待來時!